Spancer-罒ω罒-

瓶邪

终于现在99.9%的瓶邪同人都ooc了,抓不住了,跟不上了,不是我们不行,是老吴老张两人的相处境界一直还在不断飞升,还要什么瓶邪文啊,还有比原著更虐更深情的吗


[此刻我只想给三叔打钱.jpg


[*最后仅为口胡,跪请太太们继续产粮

更新

三叔要干嘛,搞大新闻吗??!!


我有点方

相对于猫更喜欢大狗狗

不喜欢沉默面瘫帅气男神款,喜欢鸣人、出久和金这样的天然热血系笨蛋

吃各种幼驯染!!骨科!!

贡献流量

啊...想不出什么段子来


念着柴犬的名字一边**的兔子。


撩完就跑真是爽。


pose参考临摹,只搞事,不负责。

换衣服的柴。


群里的车今天速度有点快


The Thought of You is Consuming Me

*单箭头注意

*灵感来源歌曲:The Thought of You is Consuming Me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他真好啊。

 

 

下午3:30分,LGD基地内刚刚结束一轮训练赛。平常一样平常的日子。艾琳从电脑前站起身来伸懒腰,右手边的亡灵已经率先冲进了卫生间,引起了被甩在后方的孤雪的咆哮。不过艾琳还没有分心注意到这些,他本应在想着上一场发挥的事情,大招的交替顺序,或是走位的失误。他懒洋洋地晃到了客厅,相比起训练区满地满桌的零食包装,这片待客区还勉强称得上干净,只有成箱的碳酸饮料堆在角落里生灰。落地窗拉开了一半,阳光大剌剌地铺进来。金色的,透过地板的反射,落在眼里是栗色的。就像,就像那个人的发。

 

 

就像打开了记忆的洪闸,或是潘多拉的魔盒,有什么东西呼啦呼啦地飞出来了。他不自觉地把手摁在了胸口处,有点用力地。他真好啊。艾琳想,将身体陷入沙发里,盯着那阙阳光沉思。他想到他的眼睛,跟柔软的发一样的浅,琥珀色吗,咖啡色吗,明明有过对视的机会,为什么自己一次也没有看清楚呢。还有他的手,修长,白皙,是他见过的最好看的手。他是如此喜欢那双手飞跃在键盘上时的灵动,却不可抑制地更加怀念那双手抱住他时的感觉。

 

 

对了,那个拥抱。作为朋友来说未免太过拘谨,或言生疏。特意拉开距离的人是他,明明是最渴望触碰的,身体却率先退却了——面对着那个人阳光的笑容,大方的拥抱,他却不想要了。好像有什么微弱的呐喊在体内,还未出声就被掐灭了。对方似乎是愣了一下,也许吧,太快了艾琳没有察觉,自己就被结实地抱了。俞仕尧的个子很高,但是瘦弱地过分了。身体相贴,艾琳不敢有动作,连手臂也没法环上对方的腰,只能虚虚地圈着。太细了,仿佛轻轻一折就会断掉。俞仕尧的颈窝就贴在他的脸旁,身上会是怎样的味道呢。糟了,他忘记呼吸了。下一个瞬间,俞仕尧松开了他。

 

 

第二次的拥抱,他等过,却没有等到。再见对方的时候是比赛后台的休息室了。没有交流,俞仕尧抱着膝盖蜷缩在沙发上的姿势,像极了某种小啮齿动物。他不记得是哪个战队的休息室了,也许是ICE,也许是OMG。房间里很安静,他也就屏住了呼吸,绕开杂乱无章的凳子,将对方身上队友的外套重新盖好。俞仕尧没有戴眼镜,轻咬着下唇的睡容看起来十分乖巧。该走了吧,该走了呢。他直起身,偷腥的猫儿一般,轻轻碰了碰对方的头发。

 

 

队友在呼唤着下一场训练赛。艾琳回过神,抬起了自己的右手看着。栗色的,就和无数次想象中的一样柔软。他真好啊,这么想着,他吻上了自己食指的第二节。


“突然发现你这个智障宝宝还挺可爱的嘛。”


“哎呀你干什么呀...”


草稿流慎入!姿势有参考。


被吃得死死的。

发糖啦,索要亲亲的小兔子和害羞的柴犬


群宣: 556073776


草稿流,板子不在身边,姿势有参考


私心情侣装❤️


      
  


“我喜欢你,和我交往吧!”


“诶...?”


类似于这种感觉的吧


突然高产的草稿流